在他們消失之前:Jimmy Nelson與那些美麗的古老民族

在他們消失之前:Jimmy Nelson與那些美麗的古老民族


我們無法停止世界的腳步

但是我希望能夠盡我自己的努力來鼓勵這些少數民族

不要屏棄自己獨具魅力的民族文化寶藏


 

我們的文化與民族,能夠永恆存在嗎?

我們每一個人,終有一天,會成為過眼雲煙,不再被世界上的任何人記得。隨著科技的日益發達,再加上全球化的趨勢,世代的變遷讓我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縮短,文化的隔閡也慢慢不見了,但是相反的,我們擁有越來越少的獨特性,我們個人的、民族的獨一無二的文化,就隨著時間的洪流被沖淡,甚至從此消失不見。

如果有一天,你變的跟所有人一樣,不再有人記得你的民族、你的家鄉或是屬於你們的文化,你會遺憾嗎?如果,能夠用影像去記錄下你與你的民族曾經存在過的證明,你會願意嗎?

« Before They Pass Away»,紀錄世界上最純淨的面孔與文化

«Before They Pass Away»(在他們消失之前)這本攝影集,記錄著這個世界上最神秘、最古老、最特別的那些原始部落。他們,在Jimmy Nelson的鏡頭下流露出他們對自然的信仰、對生活的堅毅、對神靈的敬畏,以及他們對這個世界最純淨的連結與愛。雖然僅僅是照片,但這些照片有他們的靈魂,有他們留給這個世界最美麗、最真誠的模樣。

«Before They Pass Away»的是由一位英國攝影師Jimmy Nelson拍攝。Jimmy Nelson出生於西元1967年,並在西元1987年開始攝影。在成為攝影師之前,他還是位民族學家與視覺人類學家。

為了讓這些原始部落能夠讓世界記得他們、讓大家開始關注原始文化的保留並鼓勵這些部落保留自己珍貴的文化遺產,Jimmy Nelson花了三年的時間,親自走訪了五大洲、35個原始部落,克服了所有的氣候、環境、文化與語言的隔閡,用他真誠的心,慢慢的融入了這些古老的民族,深入他們的日常生活,慢慢的使部落裡的人們對他放下了戒心,讓Jimmy Nelson記錄下他們最美的樣子。在西元2014年,Jimmy Nelson將這些照片集結成冊,出版«Before They Pass Away»這本攝影集。在過去的這些年,他也已經累積拍攝了58個部落,而他的這個理想也還在持續進行著,為這些神話般的古老民族留下存在過的證明。

在他們消失之前:Jimmy Nelson與那些美麗的古老民族

攝影集背後,我們看不見的辛苦與情感

Jimmy Nelson說,在這些拍攝的漫漫時間裡,他學會了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與部落人民溝通並建立情感、學會用全新的角度去認識這些被拍攝的部落人們、學會讓拍攝對象為他們的形象感到自豪也學會不輕易的去判斷他人。他曾經在部落喝的酩酊大醉,也曾經在被盛情款待後被拒絕拍攝,但這些都不會消磨掉他的耐心使他放棄拍攝,他會與他們同住、同耕作、同生活、同吃苦,讓族人對他敞開心扉,接受他的拍攝。

在他們消失之前:Jimmy Nelson與那些美麗的古老民族
Maori
在他們消失之前:Jimmy Nelson與那些美麗的古老民族

Maori人,就是大家所熟知的紐西蘭毛利人。

在他們消失之前:Jimmy Nelson與那些美麗的古老民族
Kazakh
在他們消失之前:Jimmy Nelson與那些美麗的古老民族
Kazakh
在他們消失之前:Jimmy Nelson與那些美麗的古老民族
Kazakh

Kazakh遊牧部落。這些哈薩克人是突厥人的後,分佈在蒙古西部的山脈和山谷。他們算是半遊牧民族,從19世紀以來,一直在放牧牛群為生。

在他們消失之前:Jimmy Nelson與那些美麗的古老民族
Maasai
在他們消失之前:Jimmy Nelson與那些美麗的古老民族
Maasai
專訪Albee范乙霏(下):人生是一場耐力比賽,堅持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

專訪Albee范乙霏(下):人生是一場耐力比賽,堅持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

大學唸世新新聞系,少女時期卻有「哲學系少女」的名號。談到哲學,Albee認為每個人都應該要有自己的人生哲學,它關係到你如何看待自己和自己、自己和他人、自己和生活。


專訪Albee范乙霏(下):人生是一場耐力比賽,堅持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

對於人生哲學的追求,啟蒙於大學的哲學老師

大學就讀世新新聞系,但影響Albee最多的卻是選修了一位哲學老師的課程。「我的哲學老師曾經說過,世界上最重要的兩件事,就是:『身體健康,心靈愉快』」乍聽之下很簡單,但其實不容易。

太多人在出社會工作後,因為追求功成名就,把身體和心靈健康放到一邊。或者說,只是單純掙扎活著,生活上就有許多繁雜事務讓我們心煩意亂,多少人能真的做到關注自己的「身體健康、心靈愉快」?

「可是,當你的身心靈達到最好的狀態,才能讓你做的事情產生價值。」

就像紀伯倫在《先知。論工作》中寫道:「你若漠然烘焙麵包,就會烤出只能止人半飢的苦麵包。」當你的狀態不佳,你影響的不只是當下的你而已,還有你的工作產出成果、以及和你一起共事的人們。

專訪Albee范乙霏(下):人生是一場耐力比賽,堅持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

人生是一場耐力比賽,堅持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

曾經是完美主義、過度龜毛的個性,現在的Albee,生活哲學越來越趨向「放下執念」。「即便你認為沒有意義的事情,很可能它的發生也都是有意義的。」曾經你以為的繞遠路,可能回過頭來,才發現原來人生的歷程就是必須走這一遭。於是練習,對於很多事情,珍惜並專注於當下的盡力表現,即使結果不如人意,也不必因此耿耿於懷。

「我很喜歡張懸《關於我愛你》裡的一句歌詞:『去揮霍和珍惜是同一件事情』。當我們有工作的時候,就珍惜我們現在擁有的機會去表現;沒有工作的時候,就珍惜擁有的空檔去進修、去休息,而不是讓生活的焦慮影響你。」

不管在人生的哪一個時刻,都可以,讓自己活得精采。

專訪Albee范乙霏(下):人生是一場耐力比賽,堅持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

 


採訪後記 – 《Albee X惟物之間的思想實驗》

喜歡探討哲學議題的惟物之間,此次邀請Albee參加一個思想實驗,你也可以一起玩玩看喔!

專訪Albee范乙霏(下):人生是一場耐力比賽,堅持到最後的人才是贏家

題目:【惡魔的銅板】
遊戲規則:
假設今天有一個喜歡製造道德困境的惡魔,逮住了妳,又隨機抓了另一個陌生人放在妳眼前(稱他為「小無辜」)。

然後惡魔威脅妳說:
現在我們來玩翻銅板殺人的遊戲,
– 妳如果翻到正面,我就把在妳眼前的小無辜放了,遊戲結束。
– 妳如果翻到反面,我就隨機殺一個小無辜之外的遠方陌生人(不在眼前),然後要妳再翻銅板。
– 妳隨時可以拒絕(再)翻銅板,但只要妳拒絕,我就把小無辜殺了,遊戲結束。
那妳會怎麼做?

Albee的回答:
「那我可以殺了惡魔嗎?」

(當然不行,以為妳是神力女超人嗎!)

「那我可以選擇殺了自己放了大家嗎?」

(這不符合規則,這個惡魔的前提就是要讓妳產生道德困境,不會讓妳有選擇成為道德聖人的機會,但只能說提前想到這點實在有點善良又偉大…)

「因為相較於逼我殺人,自己死亡對我來說並不是最可怕的事,只能說這個惡魔好討厭!」

(嗯哼~惡魔就是這麼討厭,咬牠阿!但請不要討厭惟物之間…)

在一連串激烈的討論之後,非常為難又猶豫很久後,Albee最終卻很堅定的做了一個選擇:

「我想會選擇至少翻一次銅板,因為還是希望賭一次機會救小無辜,而不是甚麼都沒做就讓小衰人死掉。」

(即便這個選擇可能讓妳間接害死更多無辜的人,仍然願意冒風險試著救眼前的小無辜嗎?)

「是的,因為有一半的機率可以無傷害拯救所有人,若什麼都不做就放棄,就算只害死一人我也會愧疚一輩子」…

專訪Albee范乙霏(上):撕去標籤後,看到最純粹的自己

專訪Albee范乙霏(上):撕去標籤後,看到最純粹的自己

「演藝圈是一個任人貼標籤的行業,但你也可以選擇把這些標籤都撕掉,你不會因為別人給你貼上甚麼標籤、做了甚麼包裝,你的本質就改變了。唯一能改變你的,只有你自己。記得自己是誰,找到自己真正嚮往之事,是每個人來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意義。」— Albee范乙霏


Albee范乙霏

 

談到Albee范乙霏,你的第一印象是甚麼呢?是那個《天才衝衝衝》裡聰明機智的助理主持人,還是登上FHM男人幫封面的性感女神?抑或是音樂舞台劇《吻我吧娜娜》裡嬌柔可愛的乖乖女郝麗絲?這些,都是Albee,也都不是Albee。揭開所有的片面、撕下所有的標籤,真實的Albee遠比你在螢光幕上認識的總和還要更多。

我不是一個安於現狀的人,改變,因為我想要做更多的事

「演《吻我吧娜娜》的二小姐郝麗絲時,很多人以為我私底下的個性也像郝麗絲,愛撒嬌、百依百順,別人說甚麼都好。但其實我超叛逆的,是一個不會乖乖聽話的小孩,一旦有我想去做的事情,我就會想要立刻去做。」

「這體現在演藝事業上,就是我很衝動!」說完,Albee有些無可奈何但又淘氣的哈哈大笑起來。

 

Albee范乙霏

 

因為換了經紀公司,而卸下讓她知名度大增的《天才衝衝衝》節目主持,或許有些可惜,但也因此,擁有嘗試更多可能性的機會。

「我是一個無法安於現狀的人,在前公司有很多主持工作的機會,也學習到很多。但因為我真的太想演戲了,我想要做更多不同的事情。」

停不下來的個性,讓Albee從出道以來,對每個表演項目都充滿興趣與衝勁。出演電視劇和舞台劇、主持綜藝節目、在音樂演唱上也有所發展,延續往年慣例,今年也將在8/11舉辦「有情飲水飽之與鵝共舞」的個人小型演唱會。

「其實對我來說,我並不覺得戲劇、主持和唱歌,這三者有太大的迥異,它們都是一種表演方式,只是目的性不同。主持展現的是你個人的表演風格,演戲是進入一個角色,讓角色因你而生。唱歌則需要挖掘最深層的自己,才能在舞台上將真摯的情感透過歌聲傳達給聽眾。」

 

Albee范乙霏

從主持到戲劇,經歷不同的生命蛻變

「主持帶給我最大的生命學習,就是它讓我學會『更自在』。」

原本是完美主義者的Albee,對很多事情容易過於龜毛,在工作上,她也會希望所有的細節都能完美的被呈現。但主持會遇到的突發狀況太多了,曾經遇過主持大型活動,結果抽獎的機器大當機,當下只能以能夠做到的最好方式去處理,但可能已經和原本想像的完美程度有落差。如果一直執著於此,對於很多事情會過不去。

「主持讓我學會,有時候,你要把事情看得更輕鬆一點。」

「就像你去試鏡沒有被錄取,有可能是那時候的你還沒準備好,或者是有別人更適合那個角色,但不代表你不好。不要否定自己,而是讓自己持續進步持續努力,為未來那個屬於你的角色做好準備。」

 

Albee范乙霏

 

生命的累積,一直是有跡可循。因為喜愛戲劇,常常去劇場看劇、參加表演課程;因為喜愛音樂創作,自己寫歌組團,持續創作音樂,這些一點一滴的累積,豐富了Albee,也讓她被音樂劇《吻我吧娜娜》的梁志民導演看見,覺得她就是「二小姐郝麗絲」的不二人選,主動詢問她對於演出是否有興趣。

「這是我入行以來,最雀躍的一件事!」Albee不可置信地說。

從幾年前試鏡未果,到現在角色機會主動敲門,Albee也透過《吻我吧娜娜》挖掘了自己更大的表演能量。「演員就是認識並深入一個角色,然後把他活生生的展現在觀眾面前。你不只是演,而是成為了那個人,從認識到進入角色的過程,讓我覺得演戲真的是一件太迷人太有趣的事情了!」

歡迎來鵝毛筆的小宇宙:對於音樂,日常有感拾來皆是創作

專訪Albee范乙霏(上):撕去標籤後,看到最純粹的自己

 

創作音樂的Albee,有一個有趣的諧音筆名叫「鵝毛筆」。她就像Albee的另一個身分。

心思細膩的她,創作靈感多來自生活周遭,就像某天搭捷運,看著人群熙來攘往混著時間的流逝感,她有感而發就創作了一首和「時間」有關的歌曲。

「唱歌是很需要對自己誠實的一件事,當你的心不夠專注,或是狀態不好,其實別人都可以從你的歌聲中發現。我的創作也都是寫出我自己真實的情感,我比較沒有辦法寫那些愛來愛去或撕心裂肺的歌詞,我的歌詞畫面感比較重,喜歡的曲風也很多元。」

某一方面,Albee的創作和她給人的感覺一樣,像一本翻不完的書,你以為讀懂了,卻發現下一個章節,還藏有更多驚喜。

從2017年開始,在她生日前後舉辦一場個人音樂會,似乎成為她和粉絲之間的小默契。今年8/11,Albee也即將在Legacy Mini舉辦「有情飲水飽之與鵝共舞」個唱,視覺以她從小喜愛的「懷舊港片」為主題,屆時也將和歌迷分享自己的全創作歌曲。

 

Albee個人演唱會

(Albee即將於8/11 @Legacy Mini舉辦個人演唱會,視覺主題以「懷舊港片」為發想)

 

 

|人物 X

從倫敦時裝周淬鍊而生的邏輯優雅品牌SEANNUNG

從倫敦時裝周淬鍊而生的邏輯優雅品牌SEANNUNG

身體本身是美的,無論男女,不該先被性別的概念侷限。
荷葉邊一定要在女生身上嗎?西裝口袋一定要在男生身上嗎?
沒有不能符合身體的物件,只有怎樣的比例和線條能夠為身體加分。

從倫敦時裝周淬鍊而生的邏輯優雅品牌SEANNUNG
SEANNUNG 創辦人暨設計師 SEAN LIAO

穿過熙來攘往的人群和一間間的布匹零售商,走進獨立設計師SEAN位於大稻埕的工作室,一開門,整室陽光透過大片窗戶灑落,明亮的工作桌上放置了一些設計圖,最新一季的SEANNUNG 19SS系列整齊地掛在一旁的吊衣架。這裡是SEAN的靈感中心、從無到有打造出一件件設計服飾的地方。

選擇大稻埕這個充滿歷史感的地方做為工作室,或許是巧合,但也在某方面體現了SEAN,這位土生土長的台灣囝仔,從台灣市場到倫敦時裝周的淬鍊後,結合自我原生與異國反芻思考的元素,全新創造而生的品牌SEANNUNG。

從倫敦時裝周淬鍊而生的邏輯優雅品牌SEANNUNG

當你很相信很喜歡的時候,其實別人也能感受到

大學就讀服裝設計本科的SEAN,畢業後在台灣市場歷練了兩年,做的作品雖然有市場性,但希望能再挖掘自己更多的可能性,而前往著名的藝術殿堂 – 英國中央聖馬丁學院進修。

「當我踏進聖馬丁的時候,當下給我的刺激是很強烈的!從小在台灣的教育體系,我們已經習慣按部就班依循著社會給我們的框架,但在英國的學習環境,每個人都會去挖掘自己的風格、並且相信自己做出來的東西。那是一種對自己的自信與信任。」

「做自己,是我在英國得到一個很重要的觀念。就是,你要先拋開別人的想法,去相信自己相信的東西,而且當你很相信很喜歡的時候,其實別人也會感受到的,甚至也會為此而感動。」市場性雖然重要,但做設計有時需要先跳脫出別人的眼光,回歸到設計最純粹的本質,找到能打動自己的元素,才有辦法做出具有辨識度的風格。

從倫敦時裝周淬鍊而生的邏輯優雅品牌SEANNUNG

身體本身是美的,無論男女,不該先被性別的概念侷限。

在倫敦時裝周為知名設計師做嫁,促使SEAN想要擁有自己品牌的念頭越發強烈,於是2014年開始在倫敦籌備,2016年發布了SEANNUNG獨立設計師品牌,以「邏輯優雅」為核心概念去詮釋其作品,「邏輯」強調的是版型上的實驗性,將服裝解構重組,同時玩味版型在人體的比例,而「優雅」則是強調人體原本線條之美,以實穿性貫徹實驗性的版型以及服裝呈現方式,讓穿著者延展原有的自信。

從倫敦時裝周淬鍊而生的邏輯優雅品牌SEANNUNG

「『線條』是我的強項,對我來說線條就是邏輯,將線條完美的呈現在身體上是一種邏輯,而身體本身是優雅的,如何把線條邏輯放在身上而不失身體的優雅,這就是『邏輯優雅』的概念。」

就像SEAN本人給人的感覺,充滿細膩感,SEANNUNG的服裝剪裁也彰顯這樣的細膩。強調中性剪裁的SEANNUNG,認為身體本身就是美的,不該被先入為主的性別刻板印象所侷限,而是專注在元素與線條本身的設計,做出了中性剪裁後再依男女先天身體的線條做精細的微調。

「除了設計之外,我希望我的衣服讓人穿起來也是舒適和自在的,這很重要。」像SEANNUNG最新一季19SS系列,就是以「join」(結合) 的概念為出發,將「正裝」與「運動」的概念做結合,創造出打破一般人概念的服裝設計。但因為要同時兼具舒適與細膩,SEAN在外人看不見的車功上花了很多功夫,對於剪裁細節的堅持,常常讓他和生產端的技術人員耗費許多心力來回溝通,製作衣服的時間與金錢成本上也都是別人的雙倍以上。

從倫敦時裝周淬鍊而生的邏輯優雅品牌SEANNUNG

「沒有人這樣做的啦!」是生產端人員最常回他的一句話。然而這些細節,卻是造就了SEANNUNG服裝和別人不一樣的地方。「我們家的衣服真的穿起來你就會知道差別在哪裡了。」SEAN充滿自信地笑著說。

從倫敦時裝周淬鍊而生的邏輯優雅品牌SEANNUNG

在倫敦、上海都參與過時裝周,台灣也有銷售點,一開始推出市場時,SEAN不免也會擔心市場反應,但市場給他的反饋遠比他想的多,他自己對於細節的堅持和獨特的剪裁設計,買家和消費者也感受得到。「曾經有海外買家第一次逛到我們的衣服,覺得很棒,後來就下了大筆訂單,還介紹客戶過來。」這些,都是當初不曾想到的事。

從單純的設計師,到擁有自己的獨立品牌,面對的問題更廣更複雜。

「但不管這個世界如何混亂,我們總能擁有自己解讀這個世界的邏輯,擁有自己無可取代的位置。」這就是SEAN透過SEANNUNG想要帶給大家的「邏輯優雅」。

從倫敦時裝周淬鍊而生的邏輯優雅品牌SEANNUNG
SEANNUNG 的團隊

採訪:惟物之間 / 攝影:張界聰

從倫敦時裝周淬鍊而生的邏輯優雅品牌SEANNUNG
恆星娛樂藝人 Marcelo Olguín
穿著SEANNUNG 19SS Collection出席Underage 時裝周
從倫敦時裝周淬鍊而生的邏輯優雅品牌SEANNUNG
恆星娛樂藝人
張界聰專訪(下):從婚禮到生死,以快門尋索人性的本真自然

張界聰專訪(下):從婚禮到生死,以快門尋索人性的本真自然


感動來自於「傾聽」,深入了解鏡頭另一端的故事,才能拍攝出靈魂。


張界聰專訪(下):從婚禮到生死,以快門尋索人性的本真自然

進入職場後,歷經九年的報社工作,對張界聰來說是人生一段重要的歷程。在新聞攝影中,一張好照片往往能夠訴說整個故事,更甚者能夠訴說觀點、帶出新聞報導的角度與訊息。對比於光鮮亮麗的影劇線或充滿感官刺激的社會新聞,他跑的是印象上嚴肅專業的財經線,但也因此成就了張界聰捕捉故事的敏銳觸感。

記者時期不僅訓練出張界聰在現場紀實與瞬間構圖的能力,也找到他自己喜歡的一種淨調的美學風格。這讓他後來開始踏入婚禮攝影這一行後,展現出不同於其他同業的獨特調性:在乾淨的構圖中,抓到極為人性的一瞬,並讓那一瞬轉化成無聲卻溫暖的永恆。(延伸閱讀:|舞蹈 x 生命之間|永恆的直線:生命到了盡頭,你能接受讓摯愛之人,以另一種方式陪伴你嗎?)

「只要現場有,就一定拍得出來」:攝下個人的自然本真

張界聰專訪(下):從婚禮到生死,以快門尋索人性的本真自然
對張界聰來說,即使是明星,也要在婚禮中捕捉到他們最不刻意的、本來的樣子。

「我想拍到人的本質。像是明星們平常就已經有很多漂亮的照片,所以讓我來拍時,我往往想拍到非常屬於他們自己的、不刻意的,原本的樣子。婚禮也是這樣。特別是婚禮往往是非常忙碌的一個日子,在那樣的時刻你其實沒辦法假裝,很容易就顯露真實的自己。」

張界聰說,特別是擔任婚禮攝影師時,比起看見什麼,「聆聽」反而是更重要的能力。因為婚禮是大量賓客與親族聚集的場合,在談話中很容易能更進一步認識主角(新郎新娘)不同面向的資訊。「比如,可能會聽到爸爸媽媽聊起新娘子從小是奶奶帶大的,於是等奶奶來的時候,就要特別去等、拍下她跟奶奶的互動。」

在這些記錄性的攝影中,看似反射動作的現場拍攝,實際上都是預先消化了採集到的情報才能有的結果。因此在拍攝現場,張界聰總是必須感官先行、眼耳全開地讓所有的情報匯流到自己身上整合。

對他來說,在按下快門的那一個動作上,通常只是完成故事的最後一個動作。而這其中的重要關鍵,就是與人互動、並從鏡頭中快速捕捉到稍縱即逝的細微表情,那之中往往就自然地含蘊了屬於個人的自然本真。

張界聰專訪(下):從婚禮到生死,以快門尋索人性的本真自然
對張界聰來說,在婚禮上按下快門,往往要捕捉的是人物在他們人生最重要一天裡,最自然本真的一面

超越日常,介入生命探問的影像進化

張界聰專訪(下):從婚禮到生死,以快門尋索人性的本真自然

在張界聰乾淨而明亮的照片中,往往潛伏著如獸般的官能嗅覺。這樣的能力不僅僅能讓他靜頭下的日常本真以獨特的方式浮現,也讓他醞釀、展開屬於自己的創作方向。除了靜態的照片外,動態影像所蘊含的豐富意義與能動性,亦是張界聰想要進一步探伸的領域。而攝影除了記錄之外,能夠如何與日常生活跨域連結,也同樣是他持續思考的問題。

聊起大學的畢業製作,張界聰提起,當時恰好遭逢祖母過世,牽引著他進入叩問生命的生死議題。「那時並不是使用單純的照片,而是用二三十台小電視,在不同畫面上播映著不同的影像,用了像是眼睛瞳孔的影像、枯萎的花、或者雜訊等組合成二三十個框格。這些影像非常緩慢,看似不動,但看一段很長的時間就會發現瞳孔可能緩慢地縮、放,有些是真的不動,有些則是其實在變化著的。」

當時選擇不以照片,而是以動態影像的方式來拍攝,一方面在尋找影像被觀看、被閱讀的可能性,但同時也是透過這樣的手法探索了當時生命中所面對的困惑。

這條透過影像深入生命縫隙的哲學性線索一直深藏在心底,卻也似乎持續的透過視覺擾動著他--就像是第一次看到荒木經惟拍攝妻子陽子過世後的那些照片,在張界聰心中激起的撼動一樣。「有一張照片我印象非常深刻,荒木在自家的陽台拍下的自拍照。當時是冬天,所以他穿著一件粉紅色大衣,手裡拿著遺照。」張界聰說,「明明是一個還在世、活生生的人,但在那張照片裡卻好像跟著妻子一起死掉了。」

生之為何?死亡的震盪對生命帶來的餘波,如何轉化成光幻的波影、盪漾在人們的心中?荒木經惟拍攝洋子的照片淡然如常,卻往往給觀者帶來彷彿在生與死兩界擺盪往返、低迴不已的餘響。這種餘響,也帶給張界聰新的動能,希望從日常中進一步深探對生命來說更為本質的基調。

張界聰專訪(下):從婚禮到生死,以快門尋索人性的本真自然
荒木經惟與死去妻子遺影合照的自拍像,是最觸動張界聰的照片之一。

從日常本真進化的欲力

後來張界聰偶然在東京,看了與三宅一生合作的攝影師Irving Penn的作品,也受到極大啟發。長期拍攝三宅一生作品的Irving Penn,因為受到這位傳奇的服裝設計師高度信任而能在拍攝前自由地修改衣服,但也因此在他的照片中,拍攝出超越服裝的、更為精神性的美學。

「而且最難以置信的是,在他們合作的很長一段時間裡,彼此完全沒有見過面。這種關係已經超越業主與攝影師,在強烈的視覺語言中產生了強烈的思辯,影像中展現出對衣物質感的呼應與轉化,完全是兩個藝術家的對話下生出的產物。」

看了那樣的展覽,張界聰憧憬地說,除了繼續拍攝更多的人物故事之外,也希望能夠重拾心中那條生命思辯的線索,重新展開創作。同時,在創作的手法上也能從攝影中再拉開維度,跳脫平面靜態照片的形式,試著以錄像與裝置來創作屬於自己的影像作品,把那樣的思辯從自己的腦中拉出,與觀者產生新的關係與影像視野。

張界聰專訪(下):從婚禮到生死,以快門尋索人性的本真自然
擅長捕捉人物的張界聰,即便是明星在他的鏡頭前也能展現最自然的生活視角。
張界聰專訪(下):從婚禮到生死,以快門尋索人性的本真自然
擅長捕捉人物的張界聰,即便是明星在他的鏡頭前也能展現最自然的生活視角。

在人物故事中尋找生命思辯的線索,同時展現人物真實的模樣,是張界聰的人像攝影中,最重要的魅力所在。

 

看更多專訪內容:

|攝影師 × 專題之間|張界聰專訪(上): 以鏡頭直視現實的流動詩意

 


追蹤攝影師張界聰「PHI攝影工作室」粉絲專頁


關於攝影,關於相機,關於一支擁有相機概念的手錶…

WP Feedback

Dive straight into the feedback!
Login below and you can start commenting using your own user instant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