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計 X 生活之間 |
自律好困難 ? 極簡主義沒有你想得那麼煎熬
8 月 25, 2021

首頁BLOG自律好困難 ? 極簡主義沒有你想得那麼煎熬

極簡主義在這幾年非常盛行,也很常被大家提及 而極簡的概念可以運用在生活中的許多面向。 日前在網路上爆紅的一部影 […]
慕夏編 |
BLOG, DESIGN, 物件, 空間, 精選看板, 職人
究竟什麼是極簡呢? 難道一定要拋棄一切物欲,過著像僧人般的生活才能算是極簡主義實踐者嗎? 讓我們透過幾位極簡主義的重要人物,來看看「極簡」的不同面向。
日前在網路上爆紅的一部影片,是一位奉行極簡主義的女生,介紹著自己「超自律」的一天,但影片中的女孩也在事後被爆出,真實的她並沒有如影片中所說的那麼「極簡」,極簡主義意味著要過著如苦行僧一般的生活嗎 ?

極簡主義在這幾年非常盛行,也很常被大家提及

而極簡的概念可以運用在生活中的許多面向。

日前在網路上爆紅的一部影片,一位奉行極簡主義的女生

介紹著自己一天的行程。每天早上5點準時起床

早餐只喝一杯黑咖啡,不化妝不用保養品

衣櫃裡也只有極少的選擇,把多餘的時間拿來規劃一天的行程

並且嚴謹遵守自己的時間分配。

 

這樣謹守規範如苦行僧一般的生活,是大眾難以想像的,而影片中的女孩也在事後被爆出,真實的她並沒有如影片中所說的那麼「極簡」。那麼,究竟什麼是極簡呢? 難道一定要拋棄一切物欲,過著像僧人般的生活才能算是極簡主義實踐者嗎? 讓我們透過幾位極簡主義的重要人物,來看看「極簡」的不同面向。

最初的極簡主義 : 從繪畫看極簡

 

極簡主義一詞最早源自於荷蘭的抽象畫畫家Mondrian (1872~1944),他的畫作多使用簡單的線條與色塊描繪抽象的情感與覺受。

他的最後一幅畫作【百老匯爵士樂】,是Mondrian在紐約期間的重要創作,也是他生涯的顛峰之作。受到曼哈頓明快活潑的生活風格薰陶,垂直的線條象徵著曼哈頓的街道,繽紛跳動的色塊有如爵士樂的音符,隨興在垂直線條的象限中躍動。

跳脫了寫實主義的框架,把現實影像與概念全然拆解,以完全象徵性的構圖與線條,重新詮釋現實的自然形象。把舊有的概念「拆解」,然後用「精簡」甚至有點「象徵性」的手法重新詮釋,成為極簡主義最初的概念,而Mondrian的作品也被稱為「新造型主義」。

LESS IS MORE : 從建築看極簡

簡潔即是美(LESS IS MORE)這句話,在1928年由現代主義建築大師Ludwig Mies van der Rohe提出,他主張將建築材料最原本的質感及特色保留,減去的多餘的加工及裝飾,讓建築物呈現簡潔俐落的視覺。

Ludwig Mies成熟的運用了現代建材鋼骨與玻璃來界定室內的空間,以一種流暢的開放空間取代了繁複的架構層次,他形容這種設計型態的建築為 “Skin and bones”「皮與骨」,這樣的概念同樣也被他運用在家具設計上。

Ludwig Mies於1907年到1969年之間,在德國及美國留下了不少建築作品,「強調材質本身的特色」,「減去多餘的裝飾」,「聚焦功能性」,是Ludwig Mies對於LESS IS MORE的詮釋,這句話也影響了後來許多的建築設計。

 

Phillip Glass : 從音樂看極簡

極簡主義在1960年代的紐約音樂圈漸漸盛行,以簡單的和絃以及不斷重複的旋律為主體,反覆堆疊的音調伴隨著極細微的變化,讓聆聽者彷彿被催眠一般神遊在樂句之間,而極簡音樂最初也被稱為「New York hypnotic school」(紐約催眠學派),Philip Glass則是極簡音樂頗負盛名的作曲家之一。

 

「我從來不為別人的觀點所左右,無論他們是怎麼想的我都不在意,我只做我

真正想做的事……世上音樂何其多,你不必然得聽我的,有莫札特或是披頭

四,你就聽聽別的,不一定要聽這個,帶著我的祝福去聽聽其他音樂吧。」

-Philip Glass

 

Philip Glass(1937- )被譽為美國當代最有影響力的作曲家之一,不只在交響樂、歌劇有大量的作品,在1980年代後更積極投入電影配樂的創作。他認為電影音樂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在於「說出內心的聲音」,並強調音樂不該只是背景而以。他也為許多好萊塢電影作曲,如《時時刻刻》《楚門的世界》《魔幻至尊》等電影。

 

 

Philip 的音樂通常以五、六個音符為基礎,搭配穩定的低音節奏,高度的重覆性與緩慢的行進步調,而他最喜歡的手法,是「重複」並且在嚴謹的規則下組織音樂,在慢慢延伸處細微的變化。

 

 

Philip Glass 的極簡,是透過「重複」「規則」來減去的樂句上的贅詞,把內在的言語建築在嚴謹的架構上,再從中發展出豐富的變化。

 

在生活中的當代極簡設計

 

看完上述三位極簡主義的重要推手,你是否對於極簡的輪廓稍微有一點頭緒了?

我們從Mondrian的「拆解概念」「精簡象徵」以及Ludwig Mies的「強調根本」「減去裝飾」還有Philip Glass的「重複」與「規則」,可以大概看出極簡主義強調「解構」、「精簡」、「重組」三大過程的重要性。然而現今在我們的生活場域裡,也有許多與我們切身相關的事物融合了極簡主義的概念,以下要為大家介紹,當代一些融合了極簡主義的設計。

 

1. KHAITE

 

總部位於紐約的 KHAITE 由創意總監 Catherine Holstein 於 2016 年創立,其發音與英文”KATE”相同,是希臘語「飄逸的長髮」的意思,設計風格融合了陽剛與陰柔、力量與溫順,流暢的平衡了對立的元素,以卓越的材料和微妙剪裁為引人注目的細節為特色。

 

全系列以單色為主,沒有繁複的印花,以及多餘的裝飾,俐落爽朗的剪裁,讓穿上衣服的人呈現流線的和諧美感。著重於衣料的材質,以面料本身的質感取代裝飾性的印花,非常符合Less is more的極簡精神。

 

2. TACS

 

由Yoshiaki Motegi於日本創立的品牌TACS,旅居世界各地將近40年的Yoshiaki,將自己對於生活細節的品味,以及對於事物獨到的見解及幽默感,以手錶作為傳達的媒介。強調專注於事物的獨特性,並且「拆解」其概念,讓最純粹的感受可以被放大看見。

其中的「墜水 止Drop」系列以水滴入水面而產生的波紋為創作主軸,水滴象徵著時間的流逝,波紋則是我們在生活中所做的選擇,而發展出的近未來,透過這樣精簡的象徵,表達出對於活在當下,並且專注於當下選擇的重要性。

「止Drop」系列也將極簡精神發揮得恰到好處,減去了繁雜的手錶刻度,以完全的留白及一抹水波紋來取代,透過解放時間刻度,以及使用象徵性的水滴及波紋,以「極簡」的語彙來傳達對於事物本質的感受。

 

3. RKNL

 

由設計師Ronald Knol於阿姆斯特丹所創立的品牌,從2004年以來他所設計的家具一直保有一貫的獨特性,摩登、歷久彌新以及個性化的設計成為RKNL的指標,Ronald相信跟隨自己的心聲,透過自己對於家具的愛與熱情,能讓他設計出耐用又不被取代的家具。

充滿未來感的圓滑邊界是RKNL的特徵,純白或純木紋的視覺,完全展現了材質的原始之美,俐落簡約的線條讓室內整體氛圍更和諧流暢,精準的把握了「精簡」「低限度」的極簡設計概念。

 

極簡之於生活 : 如何實踐極簡生活

 

到目前為止我們對於極簡主義的概念有了粗略的認識,那麼我們該如何從生活中下手,開始極簡主義的生活呢? 把握「拆解」「精簡」「重組」的極簡主義三要素,以下將會為各位深入解釋,如何在生活中實踐這三項元素。

 

「拆解」「精簡」「重組」的極簡脈絡

 

人只要活著就會有需求,對食物的需求、對物品的需求、對於社交的需求,在這個充斥著廣告和行銷套路的社群時代,我們的認知很容易被行銷手段激發出不必要的需求,導致我們擁有超過基本所需的物品。有一個很簡單的方式,可以判斷一個東西是否真的必要存在。「只買自己百分之百喜歡的東西」,把只是「將就」、「順眼」的東西,跟你的必要需求「拆解」開來,一個在生活中絕對必要或絕對喜歡的東西,就是你需求的核心,透過這個方法可以很快速的分辨出,什麼是生活的必需品,什麼是可有可無的可以被「精簡」的東西。

 

當你認識到這些可以被精簡的東西,有可能是物品也有可能是感情或朋友關係,你可以把不需要的東西送給別人,開始回絕不必要的社交邀約,別去自己不感興趣的派對,當你的生活減去了那些非必要的人事物,你會發現,你的生活突然間騰出了許多的空間,你有更多的時間可以思考、重新規劃,並進一步的「重組」你的嶄新生活。

 

極簡主義不盡然是要奉行好像出家人一樣的生活,他也可以是很有趣、很活潑的,就如同Philip Glass的音樂,從單純而規律的旋律出發,發展出豐富而有層次的磅礡樂句,也如同Mondrian的畫作,在精簡有力的線條色塊間,創造出生意盎然的生命律動。

延伸閱讀 : 顛覆對設計的想像,西班牙設計工作室 HEY STUDIO 帶你以童心『 玩 』設計

PHOTOwww.artsy.netwww.moma.orgwww.artsy.netbauhauskooperation.comdivisare.comchicago.curbed.comwww.stirworld.comhypebeast.comarchitecturaldigest.comwww.zebres.pariswww.vntg.comwww.npr.orghttps://khaite.com/www.rknl.com


慕夏編 / 專題報導

慕夏,捷克人,原是默默無名的畫家,甚至沒有受過嚴謹的美術訓練,然而,因緣際會之下幫一名女演員繪製演出海報後,驟然成名。獨樹一幟的風格融合傳統拜占庭藝術元素、細緻的輪廓與對細節的刻畫都使作品熠熠生輝。儘管握有許多利益邀約,慕夏仍心繫祖國,在名滿天下後潛身回到捷克完成一系列巨畫”The Slav Epic”,並將自己才能投報家國。慕夏編有感當代社會的設計與藝術多為商業而丟失初衷與內心的追溯,期許能像慕夏保有對藝術創作的信念。

受保護的內容: 《惟物漫談・之間》專訪篠崎泫 – 每個人心中都住著一個內在小孩

受保護的內容: 《惟物漫談・之間》專訪篠崎泫 – 每個人心中都住著一個內在小孩

《惟物專訪》Will Looped 似識而非:藝術家 Julia Hung 對自由意志的探索

《惟物專訪》Will Looped 似識而非:藝術家 Julia Hung 對自由意志的探索

「台北時代寓所」人文與建築設計交織出的都會地景

「台北時代寓所」人文與建築設計交織出的都會地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