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雞蛋糕朱家安 feat. 熟童插畫家阿剝…歧視言論與刻板印象

by | ART, Blog, 藝匠, 藝想


在美國,黑人被認為智力不如白人,女性被認為數學能力不如男性,白人被認為運動能力不如黑人。這些刻板印象並不只是統計上的事實,而是會實際在心理上對背負刻板印象的人帶來壓力,進而使得自己成真。

美國社會心理學家史提爾(Claude Steele)在他的著作《韋瓦第效應》裡提到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讓我們有理由反省某些既存的刻板印象,懷疑它們之所以和事實吻合,是因為事實本來就是如此,還是因為某些族群背負上述「刻板印象威脅」(stereotype threat)的心理壓力,無法展現實力,進而剛好使得刻板印象成為自我實現的預言。


社會上,強調「政治正確」的那些人有時候會提到一種叫做「歧視言論」的東西。簡單說,有些言論是歧視言論,這些歧視言論在道德上很糟糕,某種 意義上比罵人的言論還糟糕。如果你要這些人舉例,哪些東西算是歧視言論,他們可能會舉這些例子:

    • 女生數學比較差。
    • 原住民都愛喝酒。
    • 同性戀很淫亂。

我過去一直無法理解這種「歧視言論」的概念。這樣說好了。如果你數學很差,說你數學差似乎並不是歧視言論,而且還可能是一個中肯的評論。但是,一旦你屬於某個平均來說數學不太好的族群,那麼,指責你數學差,似乎就會變成歧視言論。我們可以說一個人數學差,但不能說一群人數學差,這到底是為什麼?

問題在於以偏概全嗎?

可能有個疑慮是說,不太可能有一群人真的每個都數學差,因此,一次說一群人數學差是以偏概全。然而,如果「女生數學比較差」之所以糟糕,是因為以偏概全,那麼「男生數學比較差」更以偏概全,應該更糟糕才對。不過我們似乎不會覺得「男生數學比較差」是歧視言論,就如同我們好像比較不會認為下面這些更以偏概全的言論是歧視言論:

    • 原住民都很胖。
    • 同性戀都愛生氣。

歧視言論是糟糕的言論,如果這不是因為它以偏概全,那到底是因為什麼?

將女性比喻為商品,特點是「外表文弱、內心溫柔、體積嬌小」,且「可重複使用、使用壽命長」等文字敘述,是否牽涉性別歧視與刻板印象? <探討2018年5月新聞事件:【景美國中將女性做為產品的商品使用說明書考題】>

同樣情況若將產品改為男性時,感受仍然一模一樣嗎? <延伸探討2018年5月新聞事件:【景美國中將女性做為產品的商品使用說明書考題】>

刻板印象

讓我們比較一下「原住民愛喝酒」、「原住民都很胖」這兩個說法。除了前者直覺上是歧視言論,後者不是之外,它們之間好像還有另外一個差異:在現在的台灣社會,「原住民愛喝酒」比「原住民都很胖」更容易讓人相信。事實上,「愛喝酒」根本是社會上一定數量的人對原住民的印象之一。而如果你要宣稱「原住民都很胖」,可能得要多提供一些說明,不然別人恐怕不容易理解你這天外飛來一筆是在講些什麼。

「原住民愛喝酒」是歧視言論,「原住民都很胖」不是。「原住民愛喝酒」跟既存刻板印象吻合,「原住民都很胖」則沒有。我相信這不是巧合,因為相關刻板印象的存在剛好可以說明,為什麼公然宣稱「原住民愛喝酒」是一件在道德上糟糕的事情:

    1. 「原住民愛喝酒」的宣稱,會強化既存的刻板印象。
    1. 那些刻板印象會讓原住民族群在社會上過得更差,減少他們某些求職和社會互動的機會。
  1. 這種機會的減少不見得公平,因為首先,並不是所有原住民都愛喝酒;再來,即便原住民平均而言比漢人更愛喝酒,這也很有可能跟原住民在近代台灣史上不公平的處境有關。

以照上述分析,「原住民愛喝酒」是歧視言論,因為它會助長對原住民不公平的刻板印象,讓社會上的其他人更不容易恰當對待原住民族群。

然而,歧視言論和刻板印象帶來的壞處並不僅僅如此,它們不但會影響別人如何對待你,也會影響你的能力和反應。

歧視言論和刻板印象不但會影響別人如何對待你,也會影響你的能力和反應

刻板印象威脅

十幾年來,心理學家逐漸發現刻板印象有某種自我預言的效果。簡單地說,當一個族群知道自己背負某種刻板印象,他們在一些情況下,真的會做出相應於刻板印象的表現。

美國社會心理學家史提爾(Claude Steele)在他的著作《韋瓦第效應》裡提到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

    • 當黑人在智力測驗之前被提醒自己是黑人,他的表現會變差。
    • 當女性在高難度的數學測驗之前被提醒自己的性別,她的表現會變差。
  • 當白人在運動測驗之前被提醒自己是白人(而非黑人),他的表現會變差。

在美國,黑人被認為智力不如白人,女性被認為數學能力不如男性,白人被認為運動能力不如黑人。這些刻板印象並不只是統計上的事實,而是會實際在心理上對背負刻板印象的人帶來壓力,進而使得自己成真。

史提爾整理的研究成果,讓我們有理由反省某些既存的刻板印象,懷疑它們之所以和事實吻合,是因為事實本來就是如此,還是因為某些族群背負上述「刻板印象威脅」(stereotype threat)的心理壓力,無法展現實力,進而剛好使得刻板印象成為自我實現的預言。

事實不見得無辜

若你因為自己所屬的族群,而背負了刻板印象,這些刻板印象不但會影響別人如何對待你,也會影響你能如何表現自己。如果關於數學能力的刻板印象不但降低了女性爭取某些職位的機會,也降低了女性的相關表現,這樣的刻板印象,可以說是侵蝕了女性在社會上選擇自己想過的生活的自由,來讓自己成為事實。在多元社會,沒人有道理被如此輕忽。考慮到這一點,我們有理由對於社會上既存的刻板印象更警覺、在談論刻板印象的時候更小心。

*推薦閱讀 – 看更多「哲學」相關文章:

|生命 x 藝術|英國當代藝術家Damien Hirst…生死概念的詭譎詮釋與藝術爭議

▕ 哲學家 × 專題之間 ▏哲學雞蛋糕朱家安 feat. 熟童插畫家阿剝… 網頁遊戲-【信任的演化】背後的道德起源


哲學雞蛋糕 朱家安編/特約作家專題

朱家安,當代哲學推廣者、作家與編輯,同時也是視覺設計師。哲學總給人晦澀難解、或者是理境高卻難以應用的印象,但朱家安認為原因來自多數人不能夠了解,於是創辦「簡單哲學實驗室」、經營「哲學哲學雞蛋糕」部落格,致力寫出平易近人的哲學。而這也與惟物之間重視「思惟力量」的核心概念不謀而合,讓事物的本質能從多面向角度理解與討論,減少誤解與衝突。


新生代熟童插畫家 阿剝Apo畫/特約插圖合作

阿剝Apo,新生代插畫家,以熟齡童趣的插畫筆觸獨樹一格。在惟物之間部落格為「思惟」的視覺呈現,貢獻多元反差的視野角度。